第一百三十五章-祸水东易


小说:天荒客栈   作者:我吃白开水   类别:奇幻玄幻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汪汪!”
  大黄狗转首,狂吠起来,它将头上的五彩小龙抛下,猛然朝前方冲去。
  “咿呀,咿呀,好可爱的羊咩咩啊。
  羊咩咩,我们一起看戏吧,看大黄狗打坏人。”
  五彩小龙蹦蹦跳跳,摇身一晃到了骐羊遗种的背上,啧啧称赞起来。
  “咩咩,我是骐羊,大名鼎鼎的骐羊。”
  骐羊遗种不满的说道。
  “咿呀,咿呀,骐羊,骐羊,就是给我骑的羊呐。
  这个名字取得真好,骑羊,骑羊...”
  五彩小龙好似对骐羊的名字很感兴趣,咿呀说道。
  “咩咩,我的羊生怎么会如此多舛。”
  骐羊遗种呜呼哀哉,喟叹不已,它这一路跟了沐峰后,所遇到的事情,简直比它前半生都多。
  “五彩小龙,大黄狗在与什么生灵争斗,怎么看上去它好像还处在弱势,一直被追着打。”
  沐峰看着同大黄狗争斗的那个生灵,大黄狗在那生灵的攻击下节节败退,只有招架之力,毫无还手之攻。
  “咿呀,那个坏东西叫獬豸,好像很凶残的样子,口口声声要抓我回去。”
  五彩小龙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獬豸。”
  沐峰心中一惊,能同大黄狗相抗,尚且强于大黄狗,那獬豸必定是纯血生灵。
  “咩咩,我的乖乖,竟然是獬豸!
  这下死定了,后面有兽群,前方有獬豸,我的羊生多厄啊!”
  骐羊遗种咋舌愣目,现在的处境让它担惊受怕,惊慌不已。
  “吼吼吼!”
  “啁啾,啁啾!”
  就在此刻,后方追击而来的兽群已经逼近了,成片的猛禽飞天而来,很快朝沐峰所在的方向围拢了过来。
  “咩咩,追兵果然来了,死了,死了。”
  骐羊遗种耷拉着脸,一副如丧考妣的模样。
  “骐羊,你带我们冲过去。”
  沐峰看向大黄狗所在的战团方向,对骐羊遗种说道。
  “咩咩,那里可是獬豸啊,稍有不慎,我的羊生就完了。”
  骐羊遗种有些胆怯了,獬豸的凶名赫赫,可不是它这样的太古遗种可以撄锋的。
  “我说沐峰师弟,我们还是绕开獬豸的方向,寻找兽群薄弱的地方突围吧。”
  上官扬在听到獬豸的名头后,也是不由得害怕起来,獬豸的凶名在东荒太煊赫了,不由得他不害怕。
  “上官师兄稍安勿躁,我自有定计。骐羊赶快过去。”
  沐峰不由得攥紧了手中那张避兽符箓,眼眸精光涌动。
  “咩咩,我的婷婷啊,你后半生可要守活寡了。”
  骐羊遗种一脸的悲怆之色,仰天悲呼之后,朝着大黄狗与獬豸的战团方向冲了过去。
  “咿呀,咿呀,羊咩咩跑得真快,羊咩咩真棒,你可比那大牛牛跑得快多了。”
  五彩小龙抓着骐羊遗种的羊角,它的身体都飘了起来,在湍急的气流中不停的晃动。
  “哪里逃,休想走!”
  獬豸怒吼出声,它一连挥动数道爪印,裹挟着无匹狂暴的灵气,将大黄狗的穷追猛打的攻势击退,转而朝骐羊遗种的方向飞去。
  “呜呜!”
  大黄狗被獬豸强猛的攻势击退,它口中呜呜嘶鸣着,浑身鬃毛炸起,主动朝獬豸追去。
  “骐羊,你带他们去出口的方向等我,我去去就来。”
  沐峰自骐羊遗种的身体站立起来,他手持五尺青铜残片,眸光森森,直视前来的獬豸。
  “沐峰师弟,你可要小心啊,那獬豸是纯血凶兽,可不是一般的太古遗种。”
  上官扬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他怎么也没想到沐峰敢于同獬豸对视撄锋。
  “咩咩,那我走了。”
  骐羊遗种眼中闪过一丝庆幸之色,继而四蹄蹬踏,朝着百纹秘地的出口的方向跑去。
  “獬豸休要逞凶!”
  沐峰悬停在空中,在他身前有七口命泉浮现而出,氤氲的灵气汩汩蒸腾而起,引发虚空嗡鸣颤动。
  “七口气泉练气士吗?难怪你敢如此托大。
  哈哈,不过你在我眼里还不够看,看我单手镇压你。”
  獬豸狂傲大笑,它看向挡在身前的人族修士,眼眸之中充满了不屑。
  獬豸是开辟出八口气泉的纯血生灵,对一切同阶修士可以轻易的碾压,更遑论眼前紧紧开辟出七口气泉的人族修士了。
  “沐峰小子,这里就交给你了。
  那些太古遗种对五彩小龙虎视眈眈,龙大爷去护着它。”
  大黄狗对沐峰传音,而后它尾随着骐羊遗种的方向跑了过去。
  “那些兽群是怎么回事,怎么都朝这边过来了。”
  獬豸发现了不远处的兽群,心中不免疑惑起来。
  不过獬豸的眼界太高了,那些兽群中连一道纯血生灵的气息都没有,它在看一眼后便失去了兴趣。
  “想逃,没那么容易。”
  獬豸撇了大黄狗一眼,身形闪动,就要追击上去。
  “獬豸,你当我不存在呢。”
  沐峰脚踩罗烟步法,巽风艮土在脚下爆发,一晃站在獬豸的身前,阻挡了它的去路。
  “找死!荣耀獬豸印!”
  獬豸冷哼,出手就祭出了本命纹术神通,强势而霸道,它不想在沐峰的身上浪费时间。
  “饕餮盛宴!”
  沐峰早有准备,他双掌划动玄妙轨迹,黑色符文弥漫而出,更有一只饕餮凶兽在那黑色符文中若隐若现。
  顷刻之间,漫天的黑色符文涌现,将沐峰与獬豸都淹没在了其中。
  “我的美羊羊去哪里了?我怎么在那黑色的符文中感受到了它的气息。”
  “蠢猴,美羊羊自然在那黑色的符文中。真没想到我心爱的美羊羊竟然掌握有天阶纹术神通,真是越来越喜欢它了。”
  蟠猴遗种与狼马遗种此刻都追击了过来,它们看向那片黑色的符文,眼中有欲望之火在燃烧。
  “轰轰轰!”
  黑色的符文汪洋中爆发出一阵阵隆隆的巨响,两道身影冲霄而起,端端悬停在了空中。
  “太古饕餮纹术神通?没想你竟然掌握有如此纹术神通。”
  獬豸双眸微微眯起,冷光幽幽,它一向以引为傲的天阶神通纹术,竟然在刚才的交锋中没有占到丝毫的便宜。
  “獬豸果然不凡,竟然比那黄金鬣狗还要强上几分。”
  沐峰手握五尺青铜残片,他的虎口裂开,一滴滴血渍洇出。
  那是沐峰在同獬豸近距离交手时,被其反震之力所伤,足见獬豸的肉身之力恐怖如斯。
  “好在我把东西都送出去了。”
  沐峰看着周围汇聚而来的兽群,嘴角扬起了一抹诡异的弧度。
  “咦,我心爱的美羊羊怎么变成那个黑黢黢的独角兽了?”
  蟠猴遗种双目圆瞪,它明明在獬豸的身上感受到了那种强烈的“召唤”气息,还有些不太适应。
  “什么叫黑黢黢的独角兽,真是难听死了。情人眼里出西施,我看那独角兽可比美羊羊漂亮多了。”
  狼马遗种眼神火热,它心中此刻早就将“美羊羊”忘到了一边去,眼前只有那獬豸的身影,再也容不得他物。
  “哈哈,你是我的,休想逃出我的手掌。”
  突兀的,沐峰大喊出声,隆隆的音浪传遍四野。
  “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别以为你掌握了天阶纹术神通,我就怕了你,真是不知死活。”
  獬豸蹙眉,它隐隐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那种感觉很是古怪,就像是有无数双眼睛都盯在它的身上,让它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饕餮盛宴!”
  沐峰趁势出击,他手持五尺青铜残片,攻伐之间,大捭打合,气势无匹。
  在他的身前,饕餮纹术汹涌而出,裹挟着漫天的黑色符文,强势朝着獬豸碾压而去。
  面对沐峰如此汹涌的攻势,即使强如獬豸也不得不暂时避其锋芒。
  只见獬豸在有条不紊的后退,慢慢退入了群兽的包围圈之中。
  那些凶兽们看向獬豸的目光也在发生着变化,由先前的惧怕变成了此刻的火热难耐。
  “兀那人族修士不知道好歹,你再敢向我的黑美人儿动手,休要怪我不客气了。”
  狼马遗种大义凛然,对着沐峰瞠目大喝。
  “去死吧,竟敢欺辱我的心仪的姑娘,卑微的人族虫豸。”
  蟠猴遗种咆哮着,它随手抓住一颗参天巨木,连根拔起。
  它右爪提拿巨木,左爪握住树干,将巨木的枝叶薅去。
  而后它右爪高高擎起巨木,拧腰提胯做足姿势,将爪中的巨木朝着沐峰投掷而出,俨然一副绝顶睥睨之姿。
  “嘿嘿,你们就慢慢陪它们玩儿吧。”
  沐峰晃动身体,躲过了蟠猴遗种大力投掷而来的巨木,缓缓朝后方退去。
  “黑美人?心仪的姑娘?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简直莫名其妙。”
  獬豸一头雾水,完全听不懂那些嘈嘈杂杂的话语,到底是言之何物。
  “呜呜呜!”
  有一头大灰狼再也按捺不住了,它嘴角躺着涎液,双目赤红,呼呲呼呲喘气,就朝着獬豸扑了过去。
  “咕咕咕!”
  又一只离得獬豸很近的秃鹫俯冲而下,直端端朝着獬豸的身上扑去。
  “吼吼吼!”
  “啁啾,啁啾!”
  群兽和猛禽都躁动了,它们再也忍耐不住那种致命的诱惑气息。
  群兽奔涌,猛禽嘶鸣,纷纷朝着獬豸的身影扑去。
  “大胆,你竟敢偷袭我。”
  獬豸怒火中烧,在它还没有回过神来之际,便被一只大灰狼双爪摁在了臀部,一种异样的感觉登时在它心底弥漫开来。
  “我的黑美人儿,你狼马大爷来啦。”
  狼马遗种大步上前,它的姿态很飘逸,一蹄子撂飞了大灰狼,它看着獬豸挺巧的后臀,双目灼灼放光。
  “咕噜,好饱满的后臀啊。”
  蟠猴遗种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它双爪拍打着胸脯,低声嘶吼着,就朝着獬豸的后臀冲去。
  “那个仆役也跑得没影儿了,我们正好去风流一番,再回去同少主汇合。”
  一头鬣狗遗种双眸放光,看向那团混乱之处,涎水都流了出来。
  “正合我意,我们快去,去晚了,怕是连汤都没得喝了,嘿嘿。”
  另一头鬣狗遗种说罢,直端端便冲了上去。
  “吼!你们在干什么?
  我的屁股,我的屁股...
  你们这群畜生啊。”
  獬豸惊恐的吼叫着,它拍飞了一只只猛禽,踢翻了一只只凶兽,可奈何兽群太多,已经快将它淹没在了其中。
  兽群太多了,即便此刻它身为强大的纯血生灵,也生出来一种无力的感觉来。
  “嘿嘿,我的黑美人儿,你真是太调皮了,动起手来一点都不知道轻重。”
  狼马遗种被獬豸一爪拍飞了,此刻它又站了起来,缓缓舔舐嘴角的血渍,眼中的光芒更加的亢奋起来,顷刻间又冲了上去。
  “啁啾!”
  一只秃鹫找到了空隙,它扑棱着翅膀,窜到了獬豸的身下,对着獬豸胯间那凸起之处,张开大喙,一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