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待在家里的日子(12)


小说:都是为了孩子好   作者:八十分妈妈   类别:爱情婚姻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大学开学了,郑子豪干脆利索地收拾了行李,痛痛快快去了学校。
  他不想再听柳含烟的唠叨,还是学校自在。
  郑兴泽也走了,休息了这么久,他也有一堆事需要处理。
  油婉婉跟郑希晨回了魔都,争取在两个月之内办好辞职,回老家大干一场。
  柳絮买了辆车,天天往葡萄产业园跑,了解清楚之后,又去了附近的高科技工业园区,看了几块地皮作为预备厂址,回来跟大家商量。
  柴曼娜跟茶海意见一致,光投资,不干活,等着几年之后拿分红。
  郑子豪知道了这事,打电话跟柳含烟要钱,也打算掺和进来。
  柳含烟对此一无所知,把柳絮叫回家,跟她好好聊了聊,既伤心又欣慰。
  伤心的是,柳絮想做这一行,不仅柳絮没有告诉她,茶海和柴曼娜也没告诉她。
  欣慰的是,柳絮没想过靠郑兴平的关系,愿意踏踏实实地从头开始。
  柳含烟主动提出来要投资,被柳絮拒绝了:“姑妈,现在国家提倡返乡创业,有各种优待政策,我们几个有信心,也有能力把事情做起来。”
  “哦,你这意思,不让我跟着赚钱?”
  柳絮知道她在开玩笑,也跟着说了几句玩笑话,这事就算过去了。
  两人聊到最后不可避免的,聊到了国外的情况。
  柳絮的父母没办法回来,为了安全,只能整天躲在家里。
  而且他俩还没有储蓄的习惯,上个月已经跟柳絮借了一次钱,眼看着又要还信用卡,还得跟柳絮借钱。
  柳絮能怎么办?
  那是她亲生的父母,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俩人在家挨饿吧?
  可她手里的钱还想干正事,第二次少给了一些,打算缓一缓再给。
  结果她父母很快花光了,不好意思再跟柳絮借钱,只能找柳含烟救急。
  柳含烟一听,气了个半死。
  两人加起来一百多岁了,还稀里糊涂过日子,一点儿计划都没有,活该这么惨。
  气归气,柳含烟还得管啊。
  最后柳含烟跟柳絮只能面对面叹气。
  明明勤俭节约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这俩人,一样都没有。
  ......
  广告公司最近忙的飞起,各大商场都在为六一做准备,需要大量的广告布置。
  柴曼娜急的在家转圈圈。
  特殊时期,请不到合适的育儿嫂。
  王红梅也不可能一次看两个孩子,更何况粉粉还没断奶,根本离不开妈妈。
  柴曼娜只能带着粉粉去公司,把菓菓留在家里。
  之前她还夸粉粉乖巧,结果粉粉到了公司,闹的她根本没办法工作,只好带着粉粉往回走。
  到了家又发现,菓菓趁着她不在,把家里搞的像是进了贼,王红梅跟在屁股后面收拾都来不及。
  “黎菓儿!”
  菓菓迅速跑上楼,钻进自己卧室锁了门。
  柴曼娜把粉粉放下,跟王红梅说道:“你不能惯着她,该骂就骂。”
  王红梅只是笑。
  柴曼娜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看着她:“我把你当家里人,别那么大心理负担,菓菓瞎胡闹,收拾她。”
  “菓菓挺乖的。”
  “哪儿乖?”柴曼娜看着乱糟糟的沙发:“我上去收拾她。”
  王红梅反而劝道:“菓菓整天在家待着,憋的狠了,让她折腾折腾,晚上睡的踏实。”
  晚上等茶海回来,柴曼娜抱着他直哼唧:“幼儿园怎么还不开学啊!”
  “快了吧。”茶海很想笑,又不敢笑,硬憋着:“菓菓惹你生气了?”
  “我要死了,我真的要被这两个折磨死了。”
  茶海迅速看了一眼粉粉,见她睡的好好的,这才亲了亲柴曼娜的脑门:“很快就会长大的。”
  柴曼娜委屈巴巴:“我上了你的当,我就不该生粉粉。”
  “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发泄了一通,柴曼娜心里的那股怨气也就散了,躺在茶海怀里软的像棉花糖,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他玩。
  茶海也没有说话,屋里静悄悄的,只有小夜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不知不觉间,柴曼娜就这么睡着了,呼吸平稳,表情松弛。
  茶海偏头亲了她一口,关了小夜灯。
  ......
  日子就在柴曼娜的怒吼声中度过。
  儿童节到了。
  柳含烟特意给两个小丫头买了礼物,还让柴曼娜带着她们回家玩。
  柴曼娜本来没这计划,可她不想让柳含烟失望,还是带着去了。
  茶海忙到下午才来找她们。
  推开家里的游乐场大门,他看见粉粉坐在玩具汽车里,柴曼娜推着她转圈。
  柳含烟跟在菓菓后面,正要跟她一起去玩滑滑梯。
  茶海都惊呆了。
  他还以为自己认错了人,柳含烟竟然还有陪孩子玩滑滑梯的时候。
  柴曼娜回头看见他,推着粉粉来到他面前:“回来这么早?”
  “想你。”
  “嘴真甜。”
  茶海绕过玩具汽车抱住柴曼娜:“我真想你了。”
  “早上才分开。”
  “黎洪哲把游戏卖了。”
  柴曼娜缓了缓,才消化了这个消息:“他舍得?”
  “少数服从多数。”
  “可是...”
  茶海轻轻笑:“他们开始做新游戏了。”
  好吧,柴曼娜也只能点头。
  “男人和女人不一样。”茶海笑着解释:“男人喜欢征服的过程,对于结果其实不怎么在意。”
  柴曼娜白了他一眼:“那你娶我干什么?”
  “我们还在过程中,等我们活到100岁,才算是到了结果。”
  柴曼娜被他哄的心花怒放:“就你嘴甜。”
  “你尝尝有多甜。”
  旁若如人地打情骂俏,直到柳含烟咳嗽一声:“洗洗手吃饭吧。”
  柴曼娜红了脸,把粉粉塞给茶海,小跑着往外溜。
  柳含烟看着她背影打趣:“刚才亲嘴的时候,咋没害羞呢?”
  柴曼娜套上拖鞋,跑的更快了。
  茶海若无其事地一手抱着粉粉,一手去牵菓菓:“走啦,去洗手啦。”
  饭菜一如既往地丰富。
  柴曼娜还在哺乳期,没办法喝酒,柳含烟只能拉着茶海喝酒。
  吃到一半,郑兴平回来了,变成三个人一起喝酒。
  菓菓吃饱了,歪着头听他们说话,时不时问一句:“奶奶,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柳含烟好脾气地给她解释。
  柴曼娜一边逗粉粉,一边笑着看他们,心想所谓的幸福生活,也不过如此吧。
  手机响了,她从兜里掏出来,看见李老师发来的微信:幼儿园预计6月8日开园,现在统计想要入园的幼儿人数,黎菓儿要入园吗?
  柴曼娜兴奋地大叫:“喜大普奔!菓菓要开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