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1 答案4


小说:市井之辈   作者:第十个名字   类别:都市生活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恋上你看书网,市井之辈
  “好吧,钱的事儿就不提了,反正就算你拿出来我也不敢要。说起来这里面我还有点责任呢,当初你要的海外账户和给那个李居士造势,就是为了这一步吧?玩的真高啊,愣是把于世达骗的团团转,让他把钱亲手送到你手里,我要不是知道这件事,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么一大笔钱怎么会突然消失了。可你拿了钱,为啥还要弄出人命案呢?这点我又想不太通了。光是为了救亚楠吧,你真的这么重情?或者是一边救人一边杀人灭口?可是你用了什么办法,能把他们几波人都凑在一起,还互相弄死对方?”
  刘若愚也不愿意随便骂人,他平时在任何场合里说话都很注意措辞,可是每次进到这个院子里,个人修养就嗖嗖的下降,好像不骂几句就特别亏一样,骂起来还一点都不别扭,自然而然就溜出来了。
  “这些问题我都没法回答,我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亚楠不是早就离开京城了,她当初和我说要返回美国继续读书的。”
  洪涛只能继续死扛,虽然说刘若愚不太可能向警方举报自己,可这种事儿能少一个人知道还是少一个知道的好,至少不能从自己嘴里承认。
  “还记得元旦夜在鸟巢的发布会吗?你刚开始露了个面,然后人就不见了。当时我也没多想,但这个头盔的主人说,就是你把摩托车骑走的,打算把人偷出来私奔。后来虽然没这么干,但你把他的GPS定位器弄走了,还回来的时候把里面的数据都清空了。然后我从堂姐手机里发现了几张照片……嘿嘿嘿……姓洪的,你可真能搞啊,居然化妆成女人瞒过工作人员,跑到后台去见于亚楠了对吧?她当时不能和你走,但你用GPS定位器定位了她住的地方,然后假装住院,偷偷溜出来跑到那边,把人弄死,让亚楠跑掉,又没事儿人一样跑回来继续住院。怎么样,我有点福尔摩斯的意思了吧?实际上我在上大学之前,一直都想当侦探来着。可是上了大学才知道,国内破案根本用不上侦探!”
  刘若愚不指望洪涛能主动承认,他只是想把故事讲完,然后亲眼看着这个老家伙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你信不信我马上给若霜打电话,说你偷看她的手机!”洪涛没啥反应,只是把手机拿了起来。
  “别别别……她要是知道了,敢把我新房都砸了。你要是心疼她,就别给我大爷和大妈添麻烦了。另外呢,你也不用害怕……我估计你一点都不害怕对吧?没错,这套把戏玩的太奇妙了,现在不管是市局还是分局,都没人留意到你的存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会结案的。据我所知,可能会分成两部分,赛瑞科技的案子呢,还是以经济纠纷处理,别墅里那几个死人,按照涉黑绑架处理,警察属于在解救人质时因公殉职。说起来你的命也太好了,现在上面的风向有变,当地大佬为了脱身,主动让出一部分利益换个冷处理,就算有人想查怕是也没法查了。我觉得这一步你应该也算计进去了吧?当初上面的变化还是你告诉我的,没理由不考虑到。你知道在这件事里,谁的损失最大吗?不是于世达,他顶多算没吃上肉,可是他这些年从赛瑞科技零敲碎打弄出去的钱也不少了,不光不亏本还有赚,只是大头被你拿走了。也不是那几家入资的企业,他们的钱都是银行的,闹到最后无非就是换个地方、换个岗位、换个职务,级别待遇基本不会变。最倒霉的就是陶家,这下不光钱弄不出去了,还得搭上不少,主要还是政治生命,这玩意可比钱有用多了,拿多少钱也弥补不回来了。而且吧,上面好像更愿意看到这个结局,花几十亿,解决一个地方势力,赚大了,哈哈哈……好在你不是体制内的人,如果是,肯定会受到重用。都照这个样子来几次,很快就天下归心,太平盛世啦,哈哈哈哈……”
  刘若愚抓住了洪涛的小辫子,洪涛也不是没有一点反制的办法,只要把背后偷偷调查的事儿告诉刘若霜,明天他就得先弄个五眼青。
  刘若愚显然不愿意遭这份罪,既然洪涛不愿意回答,那就继续推理呗,合算他是来这里找当福尔摩斯的成就感来了,只是越分析越离谱,把很多不是洪涛能想到、能算计到的环节,也毫不吝啬的扣在了洪涛脑袋上,并深信不疑。
  想刘若愚这种想法,在日常生活中也很常见,大家都习惯性的把成功人士想象成全能的,不管他做啥,都觉得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提前布局,妙不可言。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
  实际上吧,很多成功人士根本没那么神,就和洪涛一样,他只是去救于亚楠,计划中从来就没考虑过姜彦哲和樊小虎的突然出现,至于说那个中年人和他的司机也是警察,就更不知道了。
  而南通商会的陶家为啥能在当地盘根错节尾大不掉,还有他们到底和上层有啥利益交换,洪涛算计个屁啊,他连陶家是谁都搞不清楚。
  说白了吧,这些事情都这是个巧合,但只要他不主动招供,就全都是他的精心策划了。对了,就算主动招供,别人也不会信,依旧会觉得这是他的巧妙计划,借力打力,出神入化!
  比尔盖茨曾经说过,没有结果的尊严一文不值。当你成功之后,说啥都有道理,没道理的听众们会帮你脑补;可是平庸之人,即便说的是真理,别人也觉得是错的。
  “让你这么一说,亚楠还真危险啊……我也有点后悔,当初如果不是我捣乱,说不定你和她就成了呢。有这么一个临危不惧的好贤内助,总比那个二百五的王大丫强吧?”
  听到这里,洪涛基本就算了解案情了,剩下的细节没必要打听,也和自己没啥关系了。这个心情一放松,嘴皮子立马就有点管不住,也不能光听别人白话啊,这不符合咱的风格。
  “……别得意的太早,你做的也不是天衣无缝。想不想听听有哪些漏洞?想听就把茶给我倒上,再弄碗面泡上,加两个卤蛋,有火腿肠放上点更好!”
  不过这种档次的打击,刘若愚早就习惯了,根本不当回事,还视为很无力的挣扎。洪涛越是这样,他就越得意,也就越想再踩两脚过过瘾
  “成吧,这次算是偿还你的表钱……”洪涛能反抗吗?必须不能啊,起身乖乖的去小卖部里拿碗面。这下可算真戳到肺管子上了,疼也得忍着。
  要是漏洞不大也就算了,如果真是大漏洞,那就得想办法弥补,或者干脆跑路去找醋舅舅吧,别把旁人连累了。
  “秃噜……吸溜……”很快,房间里就响起来了猪拱槽的动静,两个大男人趴在茶几上,一个人捧着一碗方便面,吃的还挺香。
  “嘶……呼……你这是放了几个料包啊,够辣啊!”要论吃饭快,三个刘若愚也比不上一个洪涛,他还剩小半碗呢,洪涛那边都把汤喝干净了。
  “首先,你不该让亚楠打车直奔申城的领事馆,她连申城都没去过,却能和出租司机说出街道名称,而且她当时手里并没有手机,只解释为以前看过记住了,好像有点牵强。
  其次呢,你不该把车开回来,随便找个地方一扔就免去了很多后患。现在探头那么多,你就算再小心也不会一点痕迹都留不下来的。
  最后吧,你就不该让我知道那个李居士。他人在香港对吧?那个弹丸之地我家的关系还是很多的,我没法对付你,但能对付他,就算我姐知道了也没辙,嘿嘿嘿……”
  吃饭也和钓鱼差不多,你不上鱼旁边的嗖嗖猛上烦人,你还没吃完,人家都在剔牙了也烦人。刘若愚干脆放下面碗,插起火腿肠边啃边走边说,说到最后的时候,人已经到了门边,眼角还瞥着洪涛。
  “切,你以为……啊……别别别……”洪涛突然从沙发上窜了起来,一步跳过了沙发背向门口冲去。刘若愚万万没想到这个家伙速度如此快,刚把门推开打算跑出去,就被一只大手从后面掐住了脖子。
  “你这是要嘬死啊,我左一刀、右一刀,几秒钟就要了你的小命,然后往院子里一埋,转头就走,到了南边,分分钟能逃出去,可你就算白死啦!还福尔摩斯呢,人家好歹知道带个华生一起破案。知道华生是干嘛的不?军医啊,参加过海外丛林作战的军医,那玩意就快和特种兵差不多了!还成,没尿裤子,说吧,你到底想干啥。看到没,这叫尼古丁,纯的,我喝下去到不了医院就得死翘翘,你和我玩这些胁迫讹诈的小招数没用。我记得我和你提供,当初你问我怕不怕于世达后面那些人,我咋说的?我全家上下就一口人,一死百了。记住,以后和这种人接触,身边最好带个华生!”
  左手抓住刘若愚的脖子,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照着刘若愚的后腰两侧就是一顿捅,嘴里还给配音呢。捅了三四下,低头看看刘若愚的裤裆,这才松开手又走回沙发,点上一根烟开始讲课,安全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