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8 答案


小说:市井之辈   作者:第十个名字   类别:都市生活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第二天早上,洪涛如约迎来了两位经警,不过他们不是朝阳经侦大队的,而是西城经侦大队的,当他们出示过证件之后,洪涛就彻底放心了。
  如果自己真被列为了侦查对象,还别是重点,来的人肯定是朝阳分局警察,也可能是市局的,绝不可能是西城分局的,这牵扯到管辖权问题。就算市局非常不满意朝阳分局的工作,也绝不会把案子平级转移到西城分局的。
  现在这两位的到来,就说明自己只是个外围的外围,如果不是和于亚楠认识并交往很多,估计都没人搭理。西城分局只是接到了协助调查请求,然后按照规定派遣警力来走过场的。
  如果再往深层想的话,还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来的是经警,不是刑警!也就是说赛瑞科技的案子还是重点,别墅里的案子好像被故意冷落了,否则早就该交给刑警队处理了。
  要是这么推理的话,还能琢磨出很多细节,从后反推到目前的案情状态、进度等等基本得不到的信息。当然了,这不是纯粹的推理,要建立在非常了解本地警方的办案习惯、流程和潜规则的基础之上,否则根本无从推起。
  按照惯例,两位分局经警进院之后肯定先要赞叹一番,现在能有个大院子,立马就得脱离普通人的范畴,不由自主的说话也客气了一些,笑容见多。
  这可不是势利眼,顶多算看人下菜碟,属于比较中高档的为人处世之道。倒不是非得所有人都掌握这门技术,但对于常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各行各业都接触的工作,真是必备的。
  它能为你减少很多麻烦,至少不会给你添麻烦。啥!气节、风骨,快拉倒吧,基层警察也就是个稍微特殊点的工作,同样要养家,谁不乐意省心点啊。
  “我们来呢也是工作需要,想了解一些事情,您呢,也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配合公安机关调查,是每个公民的义务嘛……”
  聊一聊院子,聊一聊现在的房价,很快就进入了正题。两位经警也没绕圈子,直来直去,而且他们居然没详细调查过洪涛的背景,还按照惯例先讲政策安抚被询问人呢。
  “……”这让洪涛有些惊诧,太不负责了吧,你们派出所难道不该主动提供吗?但当他把目光扫向一边的高片警时,小片警愣是假装看不见,低下头去琢磨茶几上的打火机了。
  洪涛很气愤啊,这叫啥?明目张胆的看不起人嘛!我咋就不能是个大奸大恶之人呢?我难道就该一辈子因为点鸡毛蒜皮的事儿和街坊邻居拌嘴吵架吗!
  “我懂、我懂,您随便问吧,知道的我就说,不知道的也不会瞎说……”当然了,再不满洪涛也只能憋在肚子里,脸上还得笑容可掬的装出一副顺民样子。
  “我们听说你和于亚楠女士关系比较熟,她还来过这里,哦,她的职务是赛瑞科技公司京城分公司的总经理,您还记得吧?”
  两位经警并没在意洪涛的表情,他们一个掏出本子来准备记录,一个拿出一份稿纸,照着上面写的开始问话。
  就这么一句半的话,居然还念错了两处。拜托,能不能对犯罪分子尊重一些,好歹头天做做功课嘛!哪怕在来的路上抽空看两眼,也不至于这样吧!
  “记得记得……说句自夸的,要不是他父亲嫌我年纪太大,我们俩说不定还能继续谈下去呢……其实我觉得吧,男女之间年龄真不是主要条件,当然了,钱也不是,感情这个东西是很感性的,非要用有形的东西去套,太不合时了……”
  不等人家继续问,洪涛自己就把和于亚楠的关系先抖搂出来了。这玩意遮遮掩掩的没用,知道的人太多,想藏也藏不住,索性大大方方承认,又不是啥丢人的事儿。
  当然了,还得表示出深深的遗憾,毕竟没得手嘛,然后再站到道德制高点上抒抒情,就比较符合自己的身份和性格了,也就是一个老牛吃嫩草没吃到,还怪嫩草她爹太封建的混蛋玩意儿。
  “呃……那您能不能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两位经警互相看了一眼,脸上的笑容稍微有点僵,倒不是警惕了,估计是对洪涛这个人有了新的认识,从一个寓公开始向人渣那边靠了。
  “哦……这话说起来可就长了,我认识一个马术教练,她也是个外国人,奥地利的,叫格洛丽亚……姓啥来着?您看我这个脑子啊,居然把人家姓什么给忘了,太不礼貌啦……要不我打个电话问问,她说不定还在国内呢!”
  这个问题就太好回答了,根本不用编,有啥说啥就成,而且一说起来就很长很长,期间还得夹杂着各种记不清、搞混了,这也是人之常情,谁都不是电脑,别说几个月半年之前的事儿,前天都干了啥,不仔细琢磨琢磨都说不全。
  “不用不用,您挑主要的说就成,我们就是了解一下……”问话的警察倒是没说啥,可负责记录的警察有点不乐意了。
  他应该已经意识到今天碰上的这位有点话痨,要是真撒开了讲保不齐就是一本长篇,把手指头写断了也记不下来。还是赶紧提醒提醒吧,挤挤水分,来点干的!
  “对对对,您们的工作很忙,我理解、理解哈……就说这个马术教练吧,她呢从单位里搞了几张免费的骑马优惠券,我也是闲的,就拉着我舅舅和两个朋友跟她去了一趟马场。哎,这一去您猜怎么着,以前不太了解啊,咱京城附近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地方专门用来养马骑马的,还雇了那么多洋教练。我就琢磨不透,那么大场地,还有餐厅、马圈,再加上人工费用,养马肯定也不便宜,这得收多少钱啊!”
  全来干的,那三分钟就说完了,然后你们还得琢磨。不成,必须有水份,啥时候听烦了、记累了啥时候算完,让你们一次就听个够,以后再想起我来就吐!
  “邦邦……洪先生,咱们对马场没兴趣,只是想问问您和于亚楠是怎么认识的!”负责记录的警察这段根本就没写,眼看着洪涛说着说着又点上一根烟,赶紧用笔帽敲了敲茶几,努力把话题往回拉。
  “嗨,我这个人说话是有点啰嗦……于亚楠是吧……对了,这事儿还得从于世达讲起!于世达就是于亚楠的父亲,也就是嫌弃我年龄大的那个人。他好像也是个什么科技公司的老总,钱确实比我多了点,可感情这个事儿,怎么能用钱……哦,对了,我又有点跑题了。重说啊……我是在马场遇到……”
  洪涛要是讲起故事来,一般二般的人真拉不回来,他是随时随地的拐弯儿,提前根本没征兆。这也是被互联网给害的,在网上聊天,可不就是从一个话题跳到另一个话题,然后再衍生出一大堆话题。
  通常聊着聊着,最开始聊的啥根本就忘了,但赶上谁敢抬杠还必须能转回去,没这个本事,就hold不住场面啊。
  “等等,您刚才说有人在夜店里给于亚楠下过药!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当时报警了吗?”从于世达开始讲,眼看都十一点半了,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插满了烟头,负责记录的警察却连一页纸都没写完。
  你要说都是水吧,隐约间水里好像是有点东西,但你去捞吧,一伸手就啥都没有,甚至都说不清那是个啥玩意,这可咋记啊,勉强写下来拿回去也没法汇报,领导能把本子扔你脸上,敢让领导中文都看不懂,还混不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