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2章 摊牌了


小说: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作者:大明第一帅   类别:两宋元明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现在人家把这事拿到桌面上聊,说明也已发现了他。
  因此徐明武也顾不上扯谎掩饰了,讪讪地道:“原来陛下早就知道了,却不知道陛下是何时发现的?”
  朱慈烺道:“在你踏足这个世界的第二个月,也就是武英殿的那场兵棋推演上,你提出的氢气球概念。”
  徐明武一听,心里又慌了,原来自己刚来人家就发现了!
  可他想不明白,也起了一丝好胜之心,于是问:“古人云,一山不容二虎,陛下为何要放任臣成长?就不怕臣也来改变这个世界?”
  朱慈烺忽然笑了,原本精神不振的眼神立时精光大亮,大笑道:“朕是真龙天子,你却将自己比成猛虎,须知在这个世界,朕从来不惧任何人,也从来没把你当成猛虎!”
  徐明武只觉得面颊一疼,内心有些恼怒,怨恨老丈人瞧不起自己。
  毕竟这些年徐明武也不是吃素的,他在美洲大展身手,先是统一各方势力,又对付洪承畴,收拾洋鬼子,更是灭了吴三桂的大周王朝,那是纵横美洲大陆,是名副其实的美洲王!
  自己如此牛逼,竟被人轻视,那是何种滋味?
  似是知他不服,只听朱慈烺说道:“皇太极,多尔衮,李自成,德川家光,阿列克谢,路易十四,这一个个赫赫有名的历史大牛,哪一个不是败在朕的手中?”
  “再说小辈,福临,玄烨,德川家纲,伊凡、彼得,这些小狼崽子,哪一个不是被朕玩弄于鼓掌,或死或囚!”
  说话间,朱皇帝那股子睥睨天下的气势再度爆发,他认真看了眼徐明武,问:“你与他们相比,如何?”
  徐明武被其所慑,惊疑有杀身之祸,于是俯身回道:“臣不如他们........”
  死死盯着半晌,朱慈烺才收回目光,道:“人手中的权力一旦大了,就会滋生野心,昏了头脑,朕不忍你有那天。”
  此时的徐明武内心慌的要命,他明显感觉到了皇帝身上的强烈杀机!
  这种杀机,比之身上的生命力还要旺盛!
  他很清楚,皇帝今日召他来这鬼地方,是担心自己升天后,无人制服他,这是在给大明后世之君铺路呢!
  朝中不乏有精明者,探得他徐明武在海外的根基有多么雄厚,只要皇帝这边没了,他若回到美洲,随时可以裂土为王,学着吴三桂建立新朝!
  徐明武在美洲经营了近十年,对远东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都有着极强的掌控力,加上灭周统一美洲大陆这一战下来,声望更高。
  即便他不搞分裂,无论是太子登基,还是汉王为帝,远东军都是朝廷最大的麻烦。
  毕竟天高皇帝远,隔着半个地球,大明本土对美洲的掌控力稍显薄弱,若征之,必大费周章!
  眼下,解决远东问题最简单有效的方式,便是弄掉总督徐明武!
  惶恐间,只听朱慈烺说道:“既然你成了朕的女婿,朕也并非无情之人,还是给你留了条路的,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朕的意思。”
  徐明武惊疑地直起身子,带着些许恼怒,不可置信地问:“陛下的意思是,让臣永远留在京师?”
  自己辛辛苦苦奋斗了十年的基业,一下子给全撸了,搁谁也受不了,更何况下半辈子还得被扣在京师养老?
  朱慈烺呵呵一笑:“不愿意放下手中的权了?”
  徐明武没有回答,像是默认了,他实在放不下。
  沉默了片刻后,朱慈烺忽然道:“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徐明武知道他是在问自己前世是干什么的,怎么来的,于是回道:“军校毕业,执行任务时坠机.......”
  “呵呵,老掉牙的套路。”朱慈烺笑了笑。
  “那您是?”徐明武好奇反问,他真想知道眼前这个人精前世是干啥的?
  一旁的吴忠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二人在聊什么。
  似乎是想起了自己前世那高端牛逼的职业,朱慈烺以一副我比你牛逼百倍的神态,自信地笑了笑,没有告诉他。
  “只要你忠心报国,大明是不会忘记你的。”朱慈烺似是在安慰。
  徐明武依旧沉默,脑袋飞速转动着,努力想着应对之策,他第一时间想到了退一步,先假装应下,来个瞒天过海,走为上.......
  这时,曹明皓带着一名七八岁的孩童走了进来:“陛下,人带来了。”
  徐明武余光扫了一眼,赫然发现那孩童竟是自己的儿子徐长俊!
  想到了某种不好的结局,徐明武浑身微颤,豆粒大的汗珠从额上顺着面颊淌了下来。
  “朕的外孙都这么大了。”
  朱慈烺坐在那,对着徐长俊招了招手。
  这孩子生的虎头虎脑的,也不怕生,径直向朱慈烺走去,还恭恭敬敬的磕了个头,看样子是知道眼前这位是谁。
  “俊哥儿,今年多大了?”
  “外孙今年八岁了!”小家伙回答的很响亮。
  朱慈烺勉力坐起,摸着小家伙的脑袋,呵呵一笑:“好啊,有股子聪明劲,朕问问你,想留下京师吗?”
  “想!”小家伙一口回答。
  朱慈烺道:“可你父亲似乎不愿留在京师。”
  小家伙看了眼父亲徐明武,稍加思索,回道:“父亲大人代天牧守一方,为远东操劳多年,为那里的百姓付出了很多,自然不愿离开他们,就像外孙也不想离开我的那些朋友们。”
  朱慈烺望了望徐长俊,合上了眼睛,不冷不热地问:“徐明武,你有什么话说吗?”
  徐明武惊觉,立时辩道:“儿臣在远东尽职尽责,从未逾格,恳求父皇明察!”
  说话间,徐二的姿态极低,就差伏地叩首了。
  朱慈烺那几近僵木的脸上没有表情,沉默了好一阵子,半晌才悠悠启口道:“吴忠,宣旨吧。”
  吴忠立时展开一道诏书:“奉天承运皇帝,制曰:惟我太祖开国,崇树亲藩,分王诸子,匪直荣茅,土于一方,实欲寄屏翰于万世.......
  咨尔驸马徐明武禀资奇伟,赋质端凝,挺峻绰于金枝,挹英风于琼握,兹特封尔为东胜郡王,予册予宝,宜敬宜承,尚其夙夜畏天,慎厥身修思,忠君孝亲,诸侯守身之要道,钦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manbetx娱乐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