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首千八百六十九章 至尊雷劫


小说:我的街坊是女妖   作者:傲无常   类别:异术超能   参加书签   【章节过错/点此告发】   【更新慢了/点此告发
引荐阅览: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国际|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国际|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街坊是女妖
  ……
  “小子,本尊要你死!”
  “国际之心只归于本尊!”
  “砰砰!砰!”
  “破开,给本尊破开!”
  不断缩短的国际之心外,魔主罗睺挥舞着他的星核巨剑,不断向国际之心建议猛攻,试图将国际之心外层的无形态度强行破开。
  惊骇的攻势,恰似狂风骤雨,令这一片中心空间,都为之震颤轰鸣,几欲溃散。
  但是国际之心宣布出来的无形态度,蕴含着赶过悉数的轮回之力,攻无不克,哪怕强如魔主罗睺,一时间也毫无办法。
  就在这时,一声震慑时空的雷鸣,从魔主罗睺头顶猛然传来。
  “霹雷!”
  环绕国际之心构成的中心空间,转瞬之间就铺满了稠密骇人的劫云。
  魔主罗睺双眼圆瞪,心里登时咯噔了一声。
  “这,这是……至尊劫云?!”
  罗睺望着越聚越浓的劫云,整个人惊骇无比。
  他从未见过规划如此庞大,威势如此可怕的劫云。眼下整个中心空间都被劫云填满,劫云间九色劫雷忽明忽暗,看那现象就犹如亿万条蛟龙,躲藏其间,游弋旋绕。由此宣布出来的惊骇威势,连他这位天魔之主,都感到了激烈的要挟感。
  假如这都不是至尊劫云,那是什么?
  雷劫,正是国际六合的规矩,感应到或人某物,正在逆天而行,违反了国际的工作规矩,所以出于排挤,降下的劫难。
  就恰似人体中健康的细胞,开端对体内异变,癌变的细胞,自动进行排挤消除的行为。国际也可比做一个生命,国际中的一个个生灵,就恰似一个个细胞。
  一旦或人渡劫成功,毫无疑问,他将成功跳脱国际工作规矩的捆绑,就恰似人体内的某个细胞异变完结,成功转化为免疫体系无法杀死的癌细胞。
  当然,这种渡劫的规划有大有小,可现在像王焱引发的劫云效应,简直史无前例,就恰似整个国际都在排挤他似得。
  假如他要是成功,那他就将是超逸整个国际规矩的存在,真实的国际至尊,那还得了?
  一想到这儿,魔主罗睺心底都凉了半截。
  现已不知道多久没有感触到害怕为何物的魔主罗睺,在此刻总算感触到了什么是惊骇。
  至尊雷劫,但是仅次于国际轮回的最强劫难,它的威力,足以消灭国际万物!
  除了逾越国际规矩的至尊操纵,魔主罗睺想不到这世间还有谁能抵御得住,这种消灭万物的雷劫。
  公然。
  劫云越积越浓,跟着一声震颤寰宇的可怕轰鸣,整个中心空间生生挤爆了开来。
  外层混沌气旋,充溢杂质的混沌灵气,随即冲进了中心空间之中。中心空间内纯粹的混沌真元,也随之与被污染的混沌灵气混合在了一起。
  眨眼的功夫,周遭寰宇一片混沌,再也没有纯洁与浑浊之分,唯有翻滚汹涌的劫云,不断在虚空中连绵分散。
  魔主罗睺放眼望去,四周方圆上百万公里的面积,简直悉数被浓黑压抑的劫云笼罩。并且这些劫云还在继续分散,俨然有一副吞天摄地,吞纳国际的惊骇姿势。
  “该,该死……”
  魔主罗睺心头发颤,盗汗狂流。
  此刻很多雷流电光,正在浓浓的劫云中,涌动闪烁,就恰似亿万条狂龙,正在吼怒翻腾。
  如此惊骇的威势,连魔主罗睺都感觉一阵头皮发麻。他乃至现已能明晰感知到,充溢湮灭规矩的劫雷,现已凝集到了一种极为惊骇的程度。
  他现在间隔那么近,假如稍有不小心,连带着被一起消灭的人,可便是他。
  并且最令他感到生不如死的是,王焱那小子不成功便算了,若是真的让这小子成功吸收了国际之心,那他一生的寻求,与他迄今为止苦心经营的悉数,岂不是通通化为了空想?
  激烈的不甘与愤怒,简直将魔主罗睺摧残疯掉。
  就在他还没来得及有所举动之时,万千劫雷,总算震慑无比的落了下来。
  “咔嚓!”
  “霹雷!”
  万千条雷霆狂龙,带着激烈到极致的湮灭之威,齐刷刷的轰在了国际之心上方。
  激烈的耀眼光辉,闪烁寰宇。这一方国际与空间,都在轰鸣哆嗦。
  遭受至尊雷劫炮击的国际之心,再次激烈缩短,本来广博雄伟的国际之心,到了这一刻,缩短了何止千百倍?
  此刻国际之心直径不过十数米,连悬立其间的王焱身影,都能明晰可见。
  “混,混账啊!”
  魔主罗睺嗔目欲裂,痛不欲生,“那,那小子真的在吸收国际之心!”
  并且此刻的王焱不仅仅是在吸收国际之心,至尊雷劫好像还加快了这一工作进程。
  假如当王焱将国际之心彻底吸收,不论能不能成功度过至尊雷劫,他罗睺若是还待在此处的话,都将必死无疑。
  恨意,恰似滔天潮水,在魔主罗睺的心头涌动拍击。
  他败了,他做为惟我独尊的天魔之主,具有国际间无与伦比的肯定武力,乃至这世间的悉数,早已在他的运筹帷幄之中。
  可偏偏就在这最终的关头,却由于一个下界的人类小子,功败垂成!
  现在国际之心他现已触碰不得了,再待在这儿只会遭到至尊雷劫的炮击,与其如此,还不如先避开这场危机,等候机遇再乘机东山再起。
  “小子,这工作不会就这么算了!你敢吸收国际之心,最终只需死路一条!”
  魔主罗睺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正被至尊雷劫包裹下的国际之心与其内部的王焱,随即回身就向外国际逃去。
  一层层空间,被魔主罗睺穿透,速度之快,连周遭落下的至尊雷劫都无法与之比较。
  至尊雷劫,国际中任何生灵都无法与之反抗,他罗睺可不会傻到以本身硬抗雷劫。并且在他眼里,王焱底子无法渡劫成功。
  掌控大国际认识,成为整个国际的至尊操纵,哪有那么轻松?
  别看王焱现在引发了至尊雷劫,能不能成功渡劫仍是两说。别的国际的认识,岂是什么人都能掌控?哪怕是他魔主罗睺,拿到国际之心,也无法一次悉数吸收。
  就算王焱依托国际之心,成功渡劫,但国际之心的雄伟认识与无尽威能,也能将王焱生生撑爆。
  到了那个时候,他只需等候国际之心从头凝集,再回来取走便是了。
  仅仅这一进程需求多久,那就难以估计了。
  一想到又要等候绵长的年月,罗睺的心里就含恨不止:“都怪那个该死的王焱!你敢坏本尊功德,本尊就屠尽人类,消灭整个银河!”
  魔主罗睺内息滔天的怒意,现已无处可发,转而想到地球与银河星系还没有消灭,所以暗暗下了决然,等他回归天魔大军的榜首件事,就先屠尽人类,再消灭整个银河!
  ……
  就在魔主罗睺尽力远离国际之心的一起,王焱的提升现已达到了白热化阶段。
  此刻至尊雷劫的劫云规模,何止数百万公里?劫云现已犹如一个众多星系,将整片混沌气旋彻底笼罩。
  到了这一刻,一道道浸透混沌之力,充溢湮灭意蕴的金色落雷,开端好像狂风暴雨一般,张狂倾泻在王焱的身上。
  没错,正是王焱的身上。
  此刻国际之心现已缩短到了极致,仅剩最终薄薄一层,掩盖在王焱的身躯之上。
  这一层正是国际之心剩余的最终真元,看似轻浮,但万顷落雷炮击其上,一直巍峨不动。
  假如仔细观察还能发现,一切落雷实际上并没有给这层真元,带来多少危害,反而犹如泥流入海,通通被这层最终真元吸收洁净。
  这也是王焱在这等可怕的灾劫之中,耸峙不倒的重要原因。
  眼下正在与国际之心逐步交融的王焱,就比方一个无形的黑洞,任何性质的能量与物质,只需向他接近,通通都会被吸收洁净。
  就连从前环绕国际之心,构成的混沌气旋,都开端以必定的规矩,不断向王焱会聚曩昔。
  此等现象多么雄伟壮观?恐怕就连魔主罗睺见到,都要拍案叫绝。
  就这样,至尊雷劫在这片国际深处的虚空之中,继续了足足数十年之久。
  直到数十年后,现已将国际之心彻底归入体中的王焱,猛然睁开了双眼。
  一切劫云,一切落雷,连同周遭一切混沌气旋,通通在这霎时间消失不见。
  整片宙域变得一片清明,一切事物都不复存在,周遭唯有一片归于虚无的漆黑,延伸在这片空间之中。
  浑身宣布着淡淡金色光辉的王焱,正是这片深邃漆黑中,仅有的光亮。
  整片宙域里没有一丝动态,静静悬浮在漆黑中的王焱,相同也没有宣布一丝动态。
  他一如最初刚刚进入国际之心的容貌,衣衫破损,脸庞冷峻,头发也生长了不少,以至于胡乱披散在他的脸庞与肩头。
  假如光看穿着和表面,他看起来的确非常难堪,但衣物之下,他的皮肤肌理彻底面目一新,隐约透着众多无量的强壮威能,就恰似一个星河国际,现已在他的体内应运而生。
  仅仅在这样威严庄严的表面下,他的双眸却没有一丝神彩。
  他瞳孔透着淡淡的纯金色,可目光却一直松散的看着前方,整个人的精力状态,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异常。
  就这样,王焱肃立原地好久,好久。
  遽然,他恰似想起了什么,一下抬起了自己的右臂,他对着无尽的虚空,猛然一招。
  只见无量无尽的国际空间,忽然向缩短的橡皮筋,朝着他地点的方向,敏捷收拢而来。
  ……
  “呼,呼……小子,你宁可小命都不要,也要销毁本尊的国际之心,这个仇本尊记住了!本尊这就让整个银河,给你陪葬!”
  间隔国际之心地点地,数十万光年外,神色难堪的魔主罗睺,正降落在一颗岩石行星上,大口喘着粗气。
  为了保命,也为了慎重行事,魔主罗睺在国际中这一飞就足足数十年。他经过空间折叠等络绎方法,一路抵达了这悠远的岩石星系中。
  在他看来,王焱必死无疑,底子不可能吞噬得了国际之心。有很大几率王焱会被国际之心反向吞噬,乃至因而与国际之心一起在至尊雷劫中,自爆销毁。
  因而他怕就怕国际之心会在至尊雷劫中,被强行引爆。
  谁都不知道国际之心一旦被引爆,会不会引起传说中的轮回大爆炸。假如真要是轮回大爆炸,那国际中万事万物,都将因而回归原点。
  罗睺怕死备至,他可以等候国际之心在日后重生,但绝不想因而丢掉性命。
  所以乎,他这一口气就飞了几十年,直到现在感觉不到至尊雷劫的韵律之时,才停下来稍作休整。
  “惋惜,国际之心这等伟物,下次重生就不知要到驴年马月了。”
  魔主罗睺仰天长叹,此刻跟着混沌之力的很多耗费,他体内的负面污染被驱除了不少,他的神志也总算在这一刻康复了清明。
  他站在遍及岩石的荒芜行星上,暗暗思忖。这一次他被王焱坏了功德,实在是损失惨重。
  不过好在托王焱的福,国际的中心点现已被他找到,到时候只需等候国际之心从头凝集,他仍旧可以成为巨大永存的国际操纵!
  “哼,在这之前,本尊要从头集结大军,横扫整个银河!”
  已然王焱已死,那么这世间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挠他的人。
  思维至此,罗睺心中的仇视与野心,再次汹涌燃起。
  可正待他略作调息,正要向回航银河之时,周遭忽然呈现了极为可怕的异变。
  他发现,不仅是他现在地点的岩石行星,而是他地点的整个星系,就恰似忽然被某种力气瞬间捕捉,正朝着他来时的方向,飞速后退而去。
  如此可怕的现象,登时让他的精力瞬间紧绷,他想动身经过空间跃动脱离此地,却发现眼下所在的空间,现已被彻底锁死,他无处可去!
  “空,空间歪曲?不,这不是空间歪曲,这是国际大移动!”
  当魔主罗睺认识到这一点时,激烈的惊骇,一下涌上了他的心头。
  空间歪曲自然是指以规矩之力,搅扰影响必定规模内的空间,就好像在安静的水面,搅起几道波纹一般。
  但眼下哪里是空间歪曲那么简略?就算是他罗睺亲身出手,也无法做到让整个星系的空间都呈现歪曲!
  这清楚便是一个位面的移动,并且是放眼国际规模内的大移动!
  假如将国际比作一汪安静湖水,那么现在这一汪湖水,正朝着一个点,一下倾覆了曩昔。
  这个点,正是国际大移动的施术之处!
  “谁,谁能有这等推翻国际的雄巨大能?难,莫非是……”
  魔主罗睺忽然想到了一个人,他那现已凝重备至的面孔,登时黑成了绛紫色。
  难,莫非……
  那个小子,现已提升为国际至尊了?
  ……
  先定个小方针,比方1秒记住:书旅居